秦艽

懒癌晚期

【林秦】无畏4


老城区的街道布满了为了吸引游客彩灯,宽阔的主干道上每隔几米都设有垃圾桶,一切都被打理得井井有条,拐进小巷,垃圾和污秽都被藏在黑暗的角落。在两栋楼的夹角处垃圾堆成小山,偶尔有流浪狗光顾。

今天却如此热闹,垃圾周围围着七八只土狗,每只狗都吃的心满意足,甚至衔着一块肉溜走。隐约漏出的缝隙中可以看见是一具尸体,血肉都被吞噬殆尽,只剩一副骨架,吟唱着亡灵的悲歌。

当骨架上的碎肉开始生蛆,当尸臭开始向主干道扩散。他们才姗姗来迟。秦明匆匆看了看尸体,对着一脸狰狞表情的林涛说:“先弄回局里吧,白骨化太严重,看不出什么,搁着影响也不好”林涛招手找人把尸体带走,出了警戒线就把手套一脱,不安分的搭在秦明肩膀上“可以呀,秦科长 在这可是把你的洁癖治好了?”秦明把搭在肩膀上的手抽开,整了整领带“林队长,没事的话我要回去工作了”

林涛也无话可说
林涛和小黑先到局里,还没做安排,就被谭局叫到办公室。“这个案子交到二组去,你们专心破你们的案子,去吧”林涛刚拉开门秦明就抽身进来,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捏着一封信“谭局,有人放在我桌子上的”林涛也放弃出去的打算,在谭局的示意下把四遍的帘子都放下。

秦明打开信,纸是很精致的墨绿色,描着金边,似乎还有淡淡的香气,信用金色的墨水写着“致秦明”谭局沉着嗓子说道“念”
“久未通函,至以为念,
淫雨之日,我会回来”

淫雨之日?
“林队长,搜一下这周的天气预报,我去送痕检科。”
“谭局,从后天周六开始都有持续降雨”
“这周都加班,一个都不准跑。你去调一下监控,看看能不能找出是谁放的信”
“是”林涛难得认真一次。
出了办公室,就往一组走去。
看着办公室里零零散散的几个人,林涛不禁扶额。
“开会,有通知”林涛随便抓了几个人让他们把秦明和小黑、其他人找来。“人到齐了就在这等我”趁着人还没齐,先把监控拷好。

看着坐的整整齐齐的两列人,林涛还是满意的笑了笑。
“各位,虽然我可能还与你们有些人不熟悉,但是相信这几天的接触我们都有一定的了解了,现在谭局把这件案子这么放心交给我们,我们就不能让他失望”

林涛拉来白板。
“现在有一点很奇怪,他是怎么把尸体运过去的?从调查来看,他只是经过了几次那里。或者,他是有同伙作案?”
“不可能”一向不发言的秦明说。“我可能接触过凶手,在几年前的一起案件,我跟随到现场,在回局里的路上发生了爆炸,醒来的时候我被锁在房子里,后来我被弄晕了,我醒来的时候在手术台上,应该是有一场手术的,但是检查没有任何的问题,所以”
秦明习惯性的抿了抿嘴。“根据对他的测写,他不是需要同伙的人。根据尸体来看,尸体有轻微的蜷缩应该是形成尸僵的过程中造成的,抛开死了一年以上的,其他尸体都有蜷缩,所以应该是一辆类似SUV的车,可以从这个方面入手。”
林涛摆手让小黑上来作报告。
“根据走访调查,几名被害人互相不认识,除了长相出众,都有夜不归宿的习惯,还有就是在情感方面的劈腿,有一定的经济资本,其他暂时没有别的”
“是啊,线索太少了。小黑你一会去档案室调一下当年的文档还在吗,其他人先排查车辆。我和秦科长晚上去被害人常去的酒吧看看,没事的话就干活了”
“走吧,秦科长。跟我去趟酒吧”
秦明皱眉“让小黑去”
“这可不行啊,毕竟咱们俩是局里的颜值担当嘛”

我不是不更新,我只是写的慢
真的。

一点碎碎念

   倘若把沈巍这一生消减分为两刻,前半生承那人一约定,孤身趟过岁月长河,世人于他来说皆是过客,而这世间的风景不过是他眼中的颜色,昆仑走后 ,这偌大的天地间便只剩他独享无边山河,他羡慕枯死的古木仍有青藤相伴,他却留不住他最喜欢的人。无论当年的小鬼王如何的手起刀落令世人敬畏,在昆仑眼里也是个幼稚的孩子。就像那时昆仑说  我富有天下名山大川,想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一堆烂石头野河水,浑身上下,大概也就只有这几分真心能上秤卖上二两,你要?拿去 。小鬼王才明白有种叫做“真心”的东西,只有两个字就能让人万劫不复。后半生无情是他长情滥情皆是他,初见赵云澜便恍若时光倒带,恍惚记起当年,他执笔写道“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在学校瞥到的一个熟悉的身影,心跳就忽然乱了节拍,一整天都是回忆,那是他的光,他年少的喜欢,穷极一生的梦。他一边端起他之前说过的温润端庄的笑容。笑着与他打招呼。一边又厌恶自己为什么不躲远一点,为什么不老老实实的待在黄泉下呢。后来他渐渐与赵云澜交好,变心下感叹年少时真是不能遇到太惊艳的人啊,不然这一辈子念念不忘都是他。他有意不让赵云澜发现他的身份。可惜,天不如人意。他不仅让赵云澜发现了身份,还让他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他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而活,他用心头血救那人的时候,才明白,落魄的时候遇到爱人是一场劫难。赵云澜觉得他心里压了很多苦,但是见人还要笑着,装作自己过得很好。只有他知道剖心头血,只是想将时光暖热,在被消减分成两刻的时光中,苦中作乐。

在作者动笔的那一刻,故事中的人物,便生出了灵魂。

【林秦】无畏3

“秦科长,听说笑气会使人产生幻觉?”
走在前面的林涛突然回头问道,秦明猝不及防踩上他的脚。

四目相对

“你刚才说什么”
秦明准备悄悄把脚移开。林涛看着他小心的把腿抬起来。
“我说……”
林涛轻轻拉了一下还没站好的秦科长不出意料的倒在怀里。

“秦科长我说笑气能让人产生幻觉吧,嗯?”林涛埋在秦明的颈部说。
……

秦明只觉得林涛的尾音色气极了,晃得他半天没反应过来。他一把推开林涛“你有什……”

“林队,林队案子有进展了”小黑一阵风似得跑到二楼
“呃,秦科长也在啊”
“嗯”秦明抿着嘴发出声音

“正好谭局叫开会,讨论案情,一起下去吧”小黑还处在发现新鲜所得兴奋中,愣是没注意两人间的诡异气氛。
林涛和秦明走在他后面,林涛对着秦明一笑,越过小黑走向会议室。

“林涛来了啊”谭局向林涛点头示意。“秦明和小黑呢”
“他们在后面呢,我腿长走得快”林涛笑着说。

看看自己的腿,谭局突然觉得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再看看小伙子们清一色的黑发。没关系我老了嘛,我当年也是两米八。

秦明和小黑推门进来。
谭局把自己从美梦中抽出来清了清嗓子。
“秦明你先出来做汇报”

秦明翻开手中的档案
四名死!者身上除木制支架刮蹭出的小伤痕外无其他创伤,并排除溺毙、机械性窒息、毒杀等死亡原因,死者应是吸食笑气过量致死。

除红色头发的死!者外其余死!者死亡时间大致在我们发现现场的前一天凌晨两点半左右也就是一天左右。

红色头发死!者死亡一年以上了。而且四名死!者都有吸毒史。这就是我了解的所有情况。

“我想先联系一下家人”林涛插口道。
“等下再说等小黑说完”谭局摆摆手示意林涛安静

“我走访的离案发现场最近的小区居民得知最近经常有一紫色风衣的人经过那里,那条公路是唯一一条去案发现场的大路,基本就可以确定是他了吧。紫色风衣只要出来那段路就有监控,林队抓人吧”

“你觉得你能抓住他吗。你觉得你能抓住他,是因为他让你觉得你能抓住他”林涛不知道什么时候叼了根牙签,含在嘴里口齿不清的说。

秦明知道他说的是谁,他忽然觉得这个新来的队长有点本事

“林涛不要打击人家的信心嘛,我们会抓住他的,对吧,小黑”谭局朝小黑比了个加油。
清了清嗓子“等林涛安排完就散会”

林涛走到小黑旁边阴测测的拍拍小黑的肩膀“麻烦你了,带几个人去走一趟死!者家属吧”说完邪恶一笑。

“秦科长继续研究,痕检科的辛苦一下,案发现场周边的土坡走走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好了,散会”

【秦明回忆】

正午刚过,太阳已悄然掩进了云层,只留薄薄一层淡灰,乌云压得很低,几间平房圈地为牢似的画在正中央,仓库也被云层压得矮了一截。

过低的仓库顶上缀着两根用意不明的铁链拴着个男人,身上的西装还笔挺着,下摆因双臂高悬而乍起。仓库生锈的铁门突然“吱嘎”开了,一只黑白的皮鞋踏了进来,紫色的套装以及画着战妆的脸。

诡异似乎凝成了实质。插在裤兜里的手抬起了一只,缓缓在唇角抹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容。香气在空气中掠过秦明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一双擦亮的皮鞋,一直对上那充满了揶揄的双眼。

@变故,由此而生皮鞋的尖钻进肋下的软肉,胸腔山崩地裂地一震,开天辟地似的把他整个人撕成两半。意识瞬间扭曲拉长,秦明又陷入黑暗……


想开车,为什么还不到开车的时候。。。

【林秦】窗子以外

一个傍晚,大雪纷飞,秦明从居民楼楼道走出来,面对满天飞雪反应麻木,视而不见。但是他每一滴血液都在沸腾翻涌。

红蓝色的警灯映的雪地像青面獠牙的怪兽,林涛打开窗户,他看到外面正下着雪,秦明在楼下徘徊。

这是这个月以来第3起命案,死者都有些特殊,都是在调查的嫌疑人。只差证据便能将他们送入监狱。三场命案都是以相同的手法完成的,干净利落,现场没有一丝多余的痕迹。仿佛无人来过。而专业的手法却很难不让人怀疑这是同行所为。

秦明站在楼下盯着林涛看。思绪翻滚。
而林涛关上了窗户。

一队无功而返,秦明在林涛下楼之前,便转身离开了,满天飞雪,他依旧冷漠的直冲冲往雪中走去。他停下脚步,在人行道上弓下身子,她他兴奋,激动,血脉喷张,他沿着街走。林涛不知什么时候跟在了他后面。

这样的机会不多了,他们总会看见 发现什么的。

林涛跟上来拉着他的手。

在夜色中,宽宽的马路牙子上铺满了白雪。正对面,四方方的框子里装着一扇窗。里面衬着乳白色蕾丝的窗帘。这一切都在路灯下显得那么宁静,年轻那么殷实。
秦明眨眨眼睛,雪花飘进了眼里,这个晚上他第一次注意到了雪。和血液中隐秘的悸动。

林涛跟着秦明回了家

夜半,秦明起身,倒掉杯子里的红酒,用纸巾擦干净杯子上的唇印和指纹。
转身走入黑暗之中。

房子开了一夜的窗,气温显得有些低。林涛看着还在熟睡的秦明,悄悄的将窗户关上了。

警局
谭局正在召集大家开会,昨天夜里又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也是正在调查的嫌疑人,和前三起一样的手法。

秦明借口生病没有来开会。

除了昨天晚上,秦明都有丰富的时间去作案。但是昨天晚上也有事情发生。林涛正在风雨飘摇不定之中。

一阵电话铃响。

一位大婶打电话称他的邻居在家发出惨叫并有浓烈的血腥味。

现在的罪犯都这么张狂了么?

林涛火速赶往案发现场,他带着大宝和小黑等人上楼。在电梯间仿佛看到了秦明的身影。

一样的手法,一样的一丝不留的痕迹。

林涛打开对讲机,对下面的警员问道,你们刚看到了秦科长吗?
啊,对,秦科长现在刚走出楼道门。

林涛声音颤抖的说,抓住他。

秦明坐在警车里,想着办法把窗户打开,他大声说着:“把窗户打开”

“别动”林涛咆哮着。

忽然秦明意识到他在拘留所里,林涛拼命的抱紧他,因为他再头撞那一块小小的窗户。

【林秦】【无畏】2

我可能写了个黑林。。。

“林队,你先去找谭局报道吧。我帮秦科长把东西带上去”
小黑一手拎着一个装尸体的袋子,林涛盯着秦明背影直到他和小黑消失在楼梯间,他收回目光,垂着眸子敛了敛神色。走向谭局长的办公室。
“谭局。”
“林涛啊既然来了龙番就好好干”
“是”
“一会让小黑带你去熟悉一下各科”没事的话就先出去吧。
“呃......谭局,关于秦科长....”
“秦明啊,就是这样的性格,他父亲早亡,为人是冷了一点,但这不影响他的能力,这你不用担心”
“多谢局长,我先去忙了”
门,在背后合上
林涛闭了闭眼睛‘父亲早亡?真是有意思’

秦明和小黑对尸体做完初步的检查,没有外伤,应该是笑气直接致死。
“尸体认领告示搞定了吗”秦明看着小黑问道。
“还没,应该是林队去弄了”
门被推开“我并不知道这儿的告示怎么弄”林涛适时插进来。
“小黑,还是拜托你去弄了,还有刚才局长让秦科长带我去熟悉下各科”
“呃....”小黑看着秦明。“局长都说了,你还有什么异议吗”林涛倚在门柱上说。
“没,我先去了”被林涛实在盯得不舒服,小黑溜之大吉
“谭局不可能让我带你熟悉各科的,你要干什么?”一直没说话的秦明开口说道,林涛和秦明僵持着

林涛恢复了之前的性子。

“我是新来的,不懂龙番的规矩,当然要小黑去弄啦,反正你又没事带带我也没什么事吧,嗯?”秦明还是盯着林涛一言不发直觉告诉他他一定是看出了什么,这个人很危险。

危险,大多数人都不愿面对

“嗯”
办公室里的僵持落下帷幕。秦明换下衣服带着林涛熟悉警局,跟在后面的林涛,舔了舔嘴唇,像是盯着猎物上钩的捕食者。

文中有个坑,发现者可以点车。。。。
溜了溜了溜了

我不管我不管这就是我的。jar

【林秦】【无畏】

1.无畏完整版,看过预告的可以直接跳到空了一大段的地方看♥
2.ooc预警!!

还有就是谢谢喜欢●ω●

开始啦

1.
六点半,秦明被电话吵醒职业习惯使他瞬间清醒 。
“我是秦明”
警笛声卷过街道,一队的新队长八点才能到警局报道。小黑先带着秦明来到现场。荒废的大剧院,被火烧过的痕迹还在,红色的绸带显得破败不以,四处的空地上连草也烧的荒芜。

“死了几个?”

“目前还不清楚”

“什么叫还不清楚”

“只是接到上级指示,调查死亡原因”

秦明停下脚步,看着小黑
“呃,秦科长先去看看吧”小黑有些尴尬的说。
秦明跟着小黑,走进剧院,里面已经有警员在取证了。

“来,让让,让让,秦科长来了”
秦明越过明黄色的警戒线,看着舞台上的尸!体。尸!体被支架支撑起来换上了戏服,若不仔细看脸上狰狞的笑容倒是栩栩如生。

现场所有人员都各司其职,秦明叫了几声也没人理他,秦明拉住忙着收集证物的小黑“我需要一个能指挥全队,并且配合工作的队长,一队新队长在哪”

“早上八点他才会来报道”

“让他现在过来,二十分钟这后我要见到他”

林涛以为自己调到龙番的第一天,可以一觉睡到七点半在去警局报道。
七点整,连环夺命CALL就把林涛惊醒。
“喂,你是林涛吗”
“是,是是,我是”

“我是龙番警局的,现在需要您去XXXX报道”
“好的”
打电话的功夫林涛已经收拾完毕,开着自己的小车往现场赶去。

剧院外面围着一圈警员,林涛闷头就往里冲
“唉,这小伙。案发现场你别往里挤啊”
“我是警察,我是新调来的队长~”
两个警员互相看看“我去叫小黑哥,你在这看着”
“小黑哥,外面有个小伙说是新来的队长”
“来的挺快”
小黑和秦明点头示意跟着警员出去看看。







林涛站在一群警员之中,也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你好,我是林涛”

小黑打量着眼前的男人,思量着他能在秦科长的高压下待几天,片刻……
“叫我小黑吧。秦科长还在里面等着呢,咱们先进去吧”

“案子什么情况?先跟我说说吧。”林涛显然已经进入办公状态了。
呃……

“是这样的,林队,我们也才刚接到案子,还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不过这个凶手的兴趣很奇特。”
“怎么奇特”
“你进去看了就知道。”

林涛和小黑走进剧院,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几具被装扮成角色的尸体。林涛办过很多案子,但没有见过这样奇特,呃……文艺的。

“林队,这位是法医科的秦科长,我先去帮忙了。”
“您好,我是秦明”秦明伸出手,胳膊划过完美的弧度连指尖都看着顺畅。
“我叫林涛”林涛很自然的上前与秦明握手。

“林队长,我现在需要几个人把舞台上的尸体抬下了,我们要验尸了。”秦明抿嘴笑着对林涛说。
林涛当了几年队长,当然知道他的意思是什么。小黑没有把他介绍给大家。所以,现在要自己介绍一下。

“嘿,大家都停一下。”林涛用他最大的声音喊道。声音在空旷的剧院里回荡。
“你们好,我是新来的队长,我叫林涛。现在秦科长需要几个人上去把尸体抬下来。所以现在编号尾号是:3.6.7.9非痕检科人员上来搬尸体。”

声音大,果然还是有声音大的好处。片刻,便有七个警员,来林涛身边报道。
舞台上一共有四具尸体。真是个不吉利的数字。

他让秦明在台下等着,自己和另外七个警员,上去把尸体抬下来。搬尸体的时候,路过秦明身边,问他:“你们怎么不就地解剖啊,我看着亮度也差不多够啊。

秦明撇了他一眼,说:“家属没同意的情况下,我们不能解剖尸体,麻烦回去先把尸体认领告示做完,不然我们没发开展工作”
四具尸体都顺利的运上警车。
痕检也工作业顺利收尾。

林涛和秦明坐在装着尸体体的警车里。
秦明把其中一个袋子拉开。尸体的脸庞上还画着妆。不过再精致的妆容,也掩盖不了脸上狰狞的笑意。秦明探了探尸体的僵硬度。“尸僵还没缓解,应该不超过48个小时。”

林涛也凑过来,他觉得尸体脸上的笑很古怪。
“秦明,他们是不是乐死的,脸上还带着笑?”
“是笑气,他们应该是吸入笑气以后喉咙后部因为温度骤降而使迷走神经处于休克状态,并最终导致心跳突然减慢致死 ”秦明闻着车厢里若有若无的甜味说到。

林涛看着秦明认真的表情,若有所思。
“笑气?这应该是模仿犯,我记得几年前也有一个品味独特的罪犯,可惜最后消失了”林涛捏着自己的下巴,盯着秦明鼻子上的痣,勾起淡淡的笑意。



没完呢。真的 @D.  日常艾特仙女

【林秦】【无畏】

ooc严重预警‼

1.
六点半,秦明被电话吵醒职业习惯使他瞬间清醒 。
“我是秦明”
警笛声卷过街道,一队的新队长八点才能到警局报道。小黑先带着秦明来到现场。荒废的大剧院,被火烧过的痕迹还在,红色的绸带显得破败不以,四处的空地上连草也烧的荒芜。

“死了几个?”

“目前还不清楚”

“什么叫还不清楚”

“只是接到上级指示,调查死亡原因”

秦明停下脚步,看着小黑
“呃,秦科长先去看看吧”小黑有些尴尬的说。
秦明跟着小黑,走进剧院,里面已经有警员在取证了。

“来,让让,让让,秦科长来了”
秦明越过明黄色的警戒线,看着舞台上的尸!体。尸!体被支架支撑起来换上了戏服,若不仔细看脸上狰狞的笑容倒是栩栩如生。

现场所有人员都各司其职,秦明叫了几声也没人理他,秦明拉住忙着收集证物的小黑“我需要一个能指挥全队,并且配合工作的队长,一队新队长在哪”

“早上八点他才会来报道”

“让他现在过来,二十分钟这后我要见到他”

林涛以为自己调到龙番的第一天,可以一觉睡到七点半在去警局报道。
七点整,连环夺命CALL就把林涛惊醒。
“喂,你是林涛吗”
“是,是是,我是”

“我是龙番警局的,现在需要您去XXXX报道”
“好的”
打电话的功夫林涛已经收拾完毕,开着自己的小车往现场赶去。

剧院外面围着一圈警员,林涛闷头就往里冲
“唉,这小伙。案发现场你别往里挤啊”
“我是警察,我是新调来的队长~”
两个警员互相看看“我去叫小黑哥,你在这看着”
“小黑哥,外面有个小伙说是新来的队长”
“来的挺快”
小黑和秦明点头示意跟着警员出去看看。
…………我先放个试阅,要是大家喜欢的话我在写。😘
我最后的挣扎,要是大家还不喜欢的话我。。。也没办法 @D.

【林秦】你今天吃糖了么

题目和文文没有任何关系,被秀一脸产物,文笔渣。

考完试如获释重,悄咪咪的写个圣诞贺文*^_^*


秦——卿
秦明今天请了半天假,去医院检查手。办公室就剩林涛和大宝。

“天冷了,有女朋友的抱女朋友,有男朋友的搂男朋友”“像我这种没男朋友也没女朋友的只好靠养膘暖和自己了”大宝拖着声音说。“你圣诞和谁过啊,林涛”“当然是和我家卿卿啊╮(╯▽╰)╭”林涛斜着眼睛看着大宝笑着说。<(ˉ^ˉ)>“哼哼,林涛我告诉你呀,不要光明正大的秀恩爱啊.不然我就告你状啊”“呦呦呦,你告我什么呀,卿卿才不信你”
“我昨天可是看见了啊,你昨天和医院的那个妹子~微信号没给她吧,嗯?”大宝撑着下巴,给林涛一个无比纯洁的眼神。“我那不是工作需要么,我和她什么都没有,我也很无奈啊”“是,那你猜秦科长信不信啊”“别别别,宝哥我错了”“三斤五十八的小龙虾”“成交!”“中午下班我等着啊,老秦礼物你买了没”林涛一脸懵逼“圣诞节还要买礼物?”“是啊,我都给老秦买了”大宝从抽屉里掏出个盒子。“你给老秦买的什么,趁着老秦不在给我参考下呗”林涛正要打开大宝眼疾手快一把夺过来,惊喜不能看。
林涛贱嘻嘻的笑着“宝哥,宝哥,宝爷让我看下么。我还没给老秦买呢,这么浪漫的日子,我可不能错过”林涛又摆出一副被抛弃的小狗的样子。
“咳咳,林涛你过来一下”局长尴尬的把林涛叫到一边“你和小黑去看看上周的失踪案,今天辛苦你们了,还有大宝是个好孩子”局长语重心长说。“唉,谭局你别走啊,我没和宝哥谈恋爱,真的没有!!”大宝幸灾乐祸的走到傍边拍拍林涛肩膀“怎么样用不用我帮你买礼物呀!”林涛无奈看了眼大宝“拜托了!”“海底捞”“好吧,好吧,我去忙了啊”“得嘞,买礼物去喽”

秦明下午回到办公室???人呢?转了一圈各个科室都没见过大宝和林涛。秦明回到办公室,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张字条“圣诞快乐哈,秦科长。礼物放在桌子下面,宝石蓝的袖扣,特配你蓝格子西装。嘿嘿嘿~”好不容易熬到下班,难得清闲,秦明打算走着回家。
外面飘着雪,绒雪晶莹,落在攒动人流的肩上,发上。穿梭岁月,白了头发。秦明刚刚踏出警局一步,雪还没接触到发梢。便看见林涛急急忙忙的跑过来,给秦明戴上一顶帽子“走吧,老秦”“为什么要戴帽子?”“老秦啊,你有没有听过一句歌词不能一起的白头也别让风雪染,嗯?”秦明看着眼前像孩子一样的林涛,从容的牵上了他的手。

到家,秦明看着崭新的西装,示意林涛“你买的?”“当然,是不是超级好看?”“林涛我有一件一模一样的,而且是纯手工做的,你没看见么,你是在浪费你的时间”秦明开玩笑似的一拳打在林涛的腹部,下手就收了几分力道,没想到林涛疼的直接倒在沙发上。秦明吓了一跳,林秦什么时候这么弱了。“别装了,我没使劲”林涛捂着肚子面目狰狞,倒不像是装的。不会把脾脏敲碎了吧“林涛,你忍着点啊,我开车去医院”林涛拉着秦明的手不让他走“去医院没用的!”秦明有些慌了“那怎么办?”林涛把秦明拉向自己“要卿卿亲一口就好了”<( ̄ˇ ̄)/

大家节日快乐♥一直懒得写东西,拖到现在才写一篇,快砸个神明救救我吧
写文可以敲小窗,杂食动物什么都吃●ω●

【林秦】

   突然回来冒泡

走评论链接
么么扎♥♥♥●ω●